李泉:4岁为留户上海被逼练琴 是天才也是尘埃

2023-09-07 1468

凤凰网:好不容易在你的新碟里面,这个歌词我听懂了,后面的一句说,我终于明白,我不是天才,也不是尘埃。咱们不说现实,就歌论歌,你感觉你是什么?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最恰当的?

微信图片_20230907110749.png

李泉:(笑)好吧,我曾经在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某些方面有才能的人,而且我会把这个放得很大,因为那是我嘛。但是我今天写了这首歌以后,我已经彻底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了,因为什么?因为你就敢把自己以前小时候藏到心里边不敢说的话拿来作为一个歌的标题,就说明你真的把它放下来了,因为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任何骄傲的,你从小被迫练琴,也是别人逼你的,你在这个训练的过程中有一些自己的积累、感受,对艺术有一定的认知,那是机遇,那是你自己的道路带给你的,绝对不是你个人有什么好的、超常的、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我觉得一个人要讲良心,当他在有缘的过程中得到了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业和应该为自己的理想坚持。


凤凰网:我看到这么一个说法,从小父母不在身边,4岁开始学琴,这句话我喜欢,就算过继给了音乐,我觉得这个过继给了音乐,这个形容得太妙了,我觉得这个就是好文字,为什么当时父母不在身边?你能跟我说一下原因吗?


李泉:跟家庭有缘故吧,因为我们家是在那个时代政治风波上是受到一些波折的,因为我的祖父和我的外祖父都是从国外知识分子回到中国来。所以,在那个年代,他们的小孩在工作上,甚至于在升学上,都会受到一些问题,我的父亲跟我父母都是在那个年代被分去了内地山区工作。


所以,从4岁开始,我奶奶是我第一个老师,教我弹琴,因为她也是医生,她也会弹琴,因为还好我家里虽然没有做音乐的,但是好象都喜欢音乐,所以都能弹点琴,所以小时候就教我。教了半年,她就觉得这小孩教不了了,她觉得我挺有这方面的(天赋),她其实不知道我特恨钢琴,但是我还能弹点,速度也进步得也不慢。所以,从差不多快5岁的时候,她就请了一位专业的钢琴老师,也是我的亲戚,在音乐学院的老师来教我。所以,我7岁才能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附校,才进入到所谓的音乐运动队,我为什么叫它音乐运动队?它的职能是比赛,但是它的内容是比赛,不是单杠这些东西。所以,从那个时候就进入到音乐运动队。


我觉得它既不是自动地进入,它也不是逃避,因为在那个时候4岁被逼在钢琴前面,然后家里对我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因为他们知道我的父母在内地嘛,他们没有希望回来的。


凤凰网:三线。


李泉:作为一个小孩,你应该自己为自己争取更好的前途,从什么时候开始?4岁开始。所以,当时他们了解的情况是,当一个小孩怎么样才能不跟自己父母的户口在上海,当初他们知道八零年代初因为国家要培养一批小苗子去到音乐学院去参加比赛,只有这个事情才可以让一个小孩不跟爸妈,直接把户口落在音乐学院里面,因为他是一个国家重点培养的苗子,他可以做这个事儿,就冲着这个去的。所以,我没有任何选择,我为了自己的前途,必须得每天练七八个小时的钢琴。这是一个我比较不幸,也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地方(笑),我从小有这么一个责任,我得为我的将来练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