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王羽佳回应炫技:手快有时是优势

2023-09-22 1476

作为第14届上海国内外艺术节交响音乐会的年度大戏,今明两晚,万人迷负责指挥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将率领美国百年名团旧金山交响乐团献演东艺。首场演出,女版郎朗[微博]王羽佳[微博]与托马斯首度会师沪上,共同合作演绎出19世纪浪漫主义音乐炫技派的绝响之作《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和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二天的剧场演出,托马斯和乐团将带来压箱曲目马勒《第五交响曲》前天,托马斯和王羽佳分别回应了古典音乐会直接加入当代中国作品的质疑和对炫技的去理解。

        20121116a.jpg

        本次剧场演出中,托马斯的最擅长之作马勒《第五交响曲》惹人关注更多。被赞为现今乐坛演绎出马勒作品绝佳人选的托马斯,相继2次录制了马勒全套共9部交响乐,并凭着马勒系列将7座格莱美奖收入囊中。托马斯说,演绎出马勒并也没啥诀窍,只是把其交响曲中很多并行发展中的线条逐一梳理非常清晰。

        

        托马斯始终致力于于推广工作美国在现代音乐,而如今他负责指挥的每一场音乐会中都要直接加入美国当代中国作曲家曲目。也有乐迷们质疑,古典音乐会直接加入在现代作品,破环总体音乐听觉体验。明白去欣赏这些曲目对观众也是一种挑战,而我就喜欢这样的全新挑战。托马斯认为,身为一个指挥,就像是海上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员,所以由他最终决定整场航程的方向上,而将一首新作品放进古典音乐会中,就像率领全场听众去一个他从没有去过的神秘的小岛,那儿的一花一木、吹草动,都是超乎想像的很新鲜和惊喜,这是最有趣的探险。

        

        王羽佳6岁开始学琴,后入柯蒂斯音乐学院,师从郎朗的王老师格拉夫曼(GariGraffman2008年本科毕业后旅居生活美国纽约,大部分时间——在全球市场巡演。王羽佳曾与德国DG唱片公司签下5张唱片合约,本年发行时了第四张专辑《美好的幻想曲》近几年来,王羽佳在美国人气飙升,并被贴上炫技派、女版郎朗等标签。

        

        本次来沪,王羽佳带来招牌曲目《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前天上午,王羽佳在选择接受早报本报记者采访谈到炫技时说,从小手比脑子快,长大了对音乐的去理解在加深,但手还是快。但是,不能够承认手快有些时候的确是一种优势。

        

        对话王羽佳:不能够承认手快有时是种优势

        

        西方早报:请直接评价下老搭档托马斯?

        

        王羽佳:音乐尤其活泼生动。由于他外祖母是个演员,父亲是好莱坞制片人,家的长辈们基本上是戏剧、影视圈的可能会他从小耳闻目染的只是因为,对音乐的处理方式也尤其有画面感。把音乐充分地戏剧化,从而让完完全全不懂音乐的人同样对他音乐感感兴趣。尤其牛的排练节目时会把乐曲的旋律声情并茂地唱出来,有时候还会跳舞,十分好玩。想像力也很丰富,对很多喜欢的东西都感兴趣。

        

        西方早报:这一次你弹奏的帕格尼尼和拉二都是第三张专辑的曲目,专辑中你与负责指挥大师级人物阿巴多合作,而这一次与托马斯合作,的曲目相同的负责指挥,会觉得会有何区别?

        

        王羽佳:和阿巴多那次录音是一遍过,印象很深。后来阿巴多从头到尾都不怎么说话的,从不看我也不给我任何的指令,就只能从他肢体语言和文字去理解他要的喜欢的东西。和托马斯合作8年了但这次巡演是第一次演拉二。托马斯肢体语言和文字很丰富,主掌旧金山乐团快20年了了把每一个声部都调校得非常精致,因为合作中起来很舒服。

        

        西方早报:曾说拉赫玛尼诺夫是对你影响最大的钢琴家,为何?

        

        王羽佳: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有很多灵性的处理方式,变奏很多,很有创意。作为一个钢琴家,对配器的写作也很精通。对他都不能说是祟拜,真是是可怕。但刨除十分广为人知的曲目外,其他一些小曲子,固然初听之下很有新鲜感,但听多了实际上也会烦的由于太甜、太腻。

        

        西方早报:这一次剧场演出曲目够炫,这是可以选择曲目的标准中吗?

        

        王羽佳:不是不刻意去追求,但是的确会觉得这些高难度的曲子能带我不断成长,观众也喜欢,他弹得也很爽。之前在台湾,穆特听我弹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完了后跟我说,这要是按音符算钱,就赚翻了

        

        西方早报:签约的DG了给你发行时了4张专辑,专辑弹什么曲子你也可以他最终决定吗?

        

        王羽佳:还要两方共同合作商议。例如,前段时间的这张随想曲,两年前就跟我说了就是不想录。现在想一想,就是一个迎合市场市场口味多的喜欢的东西,并不觉得这些喜欢的东西来说我必须的的但是像是弹一下对我也不会有什么伤害。客观事实上,对我而言真正的音乐还是肖邦和巴赫。现在来说唱片就两个要求,一是要追求我他的音乐理念,弹一些感兴趣的曲子,直接表达想表达的喜欢的东西;二是让唱片尽量避免卖得好一点,二者要平衡。

        

        西方早报:不论怎样,现在技术方面姐已经是标签了你怎么能弹那么快的

        

        王羽佳:这个像是还真是天生的的从很小的时练琴,王老师就总是教诲我不要赶不要赶,大约真的手比脑子快吧。长大了对音乐的去理解在加深,但手还是快。但是,不能够承认手快有些时候的确是一种优势。

        

        西方早报:毛头小子的时,小编称你一个天才青春少女,现在渐渐逐渐成熟了他会觉得有哪些变化?

        

        王羽佳:现在每一年120场演出,基本上在欧洲和美国。曲目上积累了生活……形式上更美国了其他改变真说不上。像是始终在往前赶,也没时间——往前看。有时候会忽然会觉得不想弹琴,但好在音乐是个让人敬畏的喜欢的东西,不敢不把它弹好。


标签: